<rt id="62i2i"><small id="62i2i"></small></rt><acronym id="62i2i"><center id="62i2i"></center></acronym>
<rt id="62i2i"><small id="62i2i"></small></rt>
<acronym id="62i2i"><center id="62i2i"></center></acronym>
<sup id="62i2i"></sup><acronym id="62i2i"><center id="62i2i"></center></acronym>
<acronym id="62i2i"><center id="62i2i"></center></acronym>

思想散步分享 http://www.higuangyuan.com/u/fqng1008 前三十年寫日記,后三十年寫博客

博文

為了“懂中醫”的故事

已有 954 次閱讀 2021-5-30 18:03 |個人分類:醫學史話|系統分類:科研筆記

(一)遲到35年的學位證書

2017年3月3日,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生院下發【2017】8號文件,是針對“趙洪鈞同志學位問題的復函”:

收到《關于趙洪鈞<近代中西醫論爭史>學位問題的申訴書》和張洪林等校友的聯名信后,中國中醫科學院領導高度重視,指示我院調查核實有關情況!鶕吨腥A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暫行辦法》,趙洪鈞同志符合碩士學位要求的基本條件,擬報請中國中醫科學院學位評定委員會批準,授予趙洪鈞同志碩士學位。

我們熱忱歡迎趙洪鈞同志參加中國中醫科學院2017年研究生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熱請邀請趙洪鈞同志在4月中旬,為我院師生作一場中西醫論爭史專題學術講座,往返交通和食宿費用由我院承擔,敬請俯允!

趙洪鈞(原名趙紅軍),1968年畢業于第七軍醫大學,中國中醫研究院1978級醫學史專業研究生,并擔任中西醫結合研究生班班長。他的畢業論文《近代中西醫論爭史》使他一舉成名,也讓他名落孫山,成為35年后才拿到學位證書的人。事實上,他的論文1981年通過了碩士畢業論文答辯,1982年和1985年兩次向中醫研究院提交了學位申請表,但因為種種原因,被拒絕授予學位證書。

無獨有偶,胡適于1917年在哥倫比亞大學畢業,也沒有拿到博士學位(按那時美國的制度,等于沒有畢業)。因為他的導師杜威不看好(其實是不懂)其論文《中國古代哲學方法之進化史》!逗m口述自傳》作者唐德剛說:“不幸他(按指胡適)的論文氣魄太大,真知灼見太多,他就倒霉了。韓文公曰:‘世有伯樂,然后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這六位考他的番邦學者,有誰又學過伯樂之術呢?因此我們的千里‘洪骍’(按:是胡適的另一個名字)就被他們花下曬褲地活活的糟蹋了——糟蹋到現在!保ā逗m口述自傳·第五章:哥倫比亞大學和杜威》)

過了10年,即1927年,胡適才親返紐約拿到學位。這是因為,胡適的《中國哲學史大綱》在當時的中國影響巨大!岸磐H臨中國,一住兩年。他親眼見到胡著《中國哲學史大綱》在學術界的聲勢,這才自愧有眼不識泰山——這本劃時代的名著,原來就是他不讓‘小修通過’的‘博士論文’!加以胡氏朝夕相從,公誼私淑,都使杜威有改正以前錯誤之必要!保ā逗m口述自傳·第五章:哥倫比亞大學和杜威》)

然而,洪鈞老師與胡適的情況略有不同。胡適的評委們完全不懂漢學,而《近代中西醫論爭史》的個別評委卻因為“中西醫論爭”余波未平(研究院內部也存在西學中與中醫的矛盾),幾乎挫折了一位學問家的前程。但沒想到,這位學生愈挫愈勇,一發而不可收拾,最終成為了真正的中醫大家。

2019年4月17日下午,河北中醫學院杏苑校區1號報告廳舉行兼職教授聘任儀式,享譽海內外的中醫學家洪鈞老師受聘該校兼職教授。院長高維娟、副院長王占波及相關處室主要負責同志出席,人事處處長高淑輝主持聘任儀式。聘任儀式結束后,洪鈞老師以“望聞問切、視觸叩聽和儀器檢查——診法的認識論、信息論、系統論意義和中西醫結合”為題,作了精彩的專題報告。這是1996年辭別該校后他再一次登上河北中醫學院講壇,縱橫古今,融貫中西洋洋灑灑地講了兩個多小時。師生們深為其淵博的知識、睿智與灼見而折服。尤其是他自己臨床多年總結的高血壓的脈象特征,讓300余名師生耳目一新,受益匪淺。

(二)為了“懂中醫”的跋涉

我的面前,是不久前學苑出版社寄來的《趙洪鈞醫書十一種》。收到這套叢書的時候,我的眼里滾動著淚珠:洪鈞老師終于“懂中醫”了。

這套叢書的《內經時代》(修訂版)還保留著他1985年4月25日寫的,當年自印本末尾“告讀者”:

四年前,洪鈞卒業于中國中醫研究院,學寫了一本小冊子——《近代中西醫論爭史》作為學位論文。原想濫竽充數、蒙混過關。豈知頗受學位委員們器重,提出許多修改意見,必欲拙著完美無缺。三、四年來,反復審評,全文已印送海內學界,專家多示鼓勵,終無濟于事,至今仍未蒙高抬貴手。

于是閉門思過,反復回味修改意見。如此兩年,大約一年前方恍然大悟。原來那意見的宗旨是說:你不懂中醫!

然而,把有關中醫的淺見,都修改進那本小冊子里去亦欠妥當,只好著手寫《內經時代》。

這本小書不想全言人所已言,卻有意直入軒歧堂奧,很可能適證明作者不懂中醫。果如此,于我無損有益,再學習就是了。于學委們足示其法眼明鑒。

洪鈞自知才不及中人,學略涉皮毛。此番拋出這本小冊子,更是淺學即試。其中大謬甚多是必然的。飽學如棒喝《論爭史》者或不屑一顧。然學界慧眼卓識者何止千百,必不肯讓謬說流傳。若有幾個高手略出余緒,將《內經時代》批得落花流水,當額手稱慶。無論持何態度,以何方式,凡能糾我一謬論者,即堪為我師;凡能補我一不足,言我所未盡言者,即引為學術同志。謹拭目以待。然年屆不惑,每恐老之將至。恭候三年,過此不報。

《趙洪鈞醫書十一種》展示了洪鈞老師從理論到臨床的耕耘歷程,以及嘔心瀝血的“杜鵑啼血”情懷。正如出版社編輯主任黃小龍所云:“從趙先生的臨床療效和他的著作來看,趙先生可謂是‘博古通今,醫貫中西,學驗俱豐’。這就是本社不計盈虧,出版《趙洪鈞醫書十一種》叢書的原因。好的著作,應當分享給讀者,流傳于后世!睍咳缦拢

(1)《近代中西醫論爭史》(1983內部,1989安徽科技出版社,2012、2019學苑出版社);(2)《內經時代》(1985內部,2012、2019學苑出版社);(3)《中西醫比較熱病學史》(1987內部,2019學苑出版社);(4)《傷寒論新解》(與馬堪溫先生合作,1996,2014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19學苑出版社);(5)《希波克拉底文集》(譯著,1990安徽科技出版社,2008年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19學苑出版社);(6)《中西醫結合二十講》(2007年安徽科技出版社,2019學苑出版社);(7)《醫學中西結合錄》(2009人民衛生出版社,2019學苑出版社);(8)《趙洪鈞臨床帶教答問》(2010人民軍醫出版社,2019學苑出版社);(9)《趙洪鈞醫學真傳》(2016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19學苑出版社);(10)《趙洪鈞醫學真傳(續)——方藥指迷》(2019學苑出版社);(12)《趙洪鈞醫論醫話選集》(2019學苑出版社)。

1.jpg

圖0-1  2019年11月,學苑出版社出版的《趙洪鈞醫書十一種》

(三)我們的交往

我與他的交往正是他的碩士論文答辯前后。1981年暑假,在湖北中醫學院的教師閱覽室,我花了一個多月時間認真地閱讀了余云岫的《醫學革命論》(《余氏醫述》)三集,記了滿滿的一大本筆記,隨后寫了“余巖及其《醫學革命論》”的讀后感。當時,我從他的師弟胡乃長那里得知他正在從事“近代中西醫史”的研究,就寄去了自己的論文請他指教。

我還存有當年的原稿,洪鈞老師對拙文做了多處修改,并提出了兩點重要意見:“(1)評余氏應考慮政治影響,不是純醫學問題,也不能只討論醫學理論;(2)評余文必牽動近代醫學史全局,此事頗復雜,應多掌握資料,才能全面,不然不堪一問!彼脑u議讓我知道自己的淺薄,于是知難而退。

此后,洪鈞老師被分配到河北中醫學院醫史教研室。我于1985年考上母校的溫病學專業研究生。不久得知他內部刊印了《近代中西醫論爭史》、《內經時代》和《中西醫比較熱病學史》,我也成了他的這些著作的首批讀者。隨后,我們與湖北科技出版社合作編寫《第三代中醫論叢》(國內各院校研究生中組稿),他也寄來大作“近代中日廢止中醫泛論”。(湖北中醫學院研究生會,中國中醫研究院研究生會. 湖北科學技術出版社1987.9第一版,137-147)

與此同時,他已經獲得了較高的學術聲譽。在安徽科技出版社正式出版《近代中西醫論爭史》不久,日本學界就主動邀請他出席主旨為“科學與傳統”的第六次國際東洋醫學會。著名美國科學史家席文(Nathan Sivin)教授,為此書撰寫了長達17頁的英文摘要,刊登在美國出版的《中國科學》1991年10月號上。而且,席文教授曾經私下里向他的導師馬堪溫研究員表示,他很‘嫉妒’馬有洪鈞這樣的學生。通過《近代中西醫論爭史》,國內有關學界和西方漢學界,很多人都知道趙洪鈞這個名字。

1996年底,由于不堪忍受環境的壓迫,他毅然辭職回到河北省威縣的故鄉白伏村。不久,又到英國投奔導師馬堪溫研究員,在那里從事醫學史和臨床工作一年半。后來再次回到故鄉近20年,一直為那里的父老鄉親守護健康。其間,一邊看病,一邊寫作,先后出版了《傷寒論新解》、《中西醫結合二十講》、《醫學中西結合錄》、《趙洪鈞臨床帶教答問》、《趙洪鈞醫學真傳》等著作。尤其值得稱道的是,他在劉觀濤、陳東樞和胡世杰等好友的鼓勵和支持下,于2009年創辦了《趙洪鈞醫學傳心堂》新浪博客,目前門人、粉絲眾多!疤糜枴币嗪喢鞫笠赝怀隽怂摹爸形麽t結合”情結和做人、治學理念:

醫雖小道,性命攸關。醫術不可淺薄,醫德尤宜淳厚。醫有中西不同,學無門戶之見。融會貫通中西醫道為理想,博涉精研古今學問是坦途。崇尚科學實驗,不語怪力亂神?炭嘀螌W,技術精益求精。誠信濟世,病家利益至上。尊師重道做謙謙君子,教學相長成未來大醫。

2006年,我院創辦《中西醫結合傳染病學報》,請鴻鈞老師來指導了10天左右。本打算邀他來深工作,但因我能力有限,始終不能幫他擺脫困境。

有人在讀了他的《近代中西醫論爭史》和《內經時代》之后,由衷地稱贊他“為二十世紀中醫界出現的少數幾個奇才之一”。這一點,我是非常認可的,他的坎坷經歷以及剛毅不屈的氣質,值得我終身為師。

(四)看山的三重境界

在《趙洪鈞醫學傳心堂》的博客里,看到我30多年前(1985)寫給他的一封信,今天的感覺是“真有點‘初生牛犢’的味道,竊喜!睂懩欠庑诺臅r候,我正沉醉在初讀《內經時代》的驚詫之中。信中說到:“大多數老先生都有一根棒子,曰‘你不懂中醫’。其實,這根棒子打在他自己身上才正好恰當。為什么呢?因為他們的確不懂中醫,或者如某些人所云‘本人亦略知皮毛’”?磥,所謂懂中醫者,非在門戶之中,而在于站的有高度,看的有深度,還有一個時間性和空間性相統一的整體觀念!

這一點,與李建民研究員的看法不謀而合。他在“評趙洪鈞著《內經時代》”中明確指出:“今后之學子欲探索《內經》的方技世界,都必須以這冊《內經時代》為墊腳石,重新解讀《內經》!

2007年,上一輪中醫存廢之爭后,學苑出版社為了配合,出版了一本余云岫與惲鐵樵專著的合訂本——《靈素商兌與群經見智錄》。這的確是第一次中西醫論爭過程中,代表各自立場的、舉足輕重的兩本小冊子,也是論爭過程中最具學術性的才智較量。值得思考的問題是,為什么恰恰是兩位曾經的出版界人士而非中醫的長期從業者,充當了中西醫論爭的中堅人物?一位師弟很切題地回答了這個質疑:“只緣身在此山中”?梢,懂與不懂不在于從事專業工作的時間長短,更重要的是身處的高度;舍此便沒有進得去且出得來的胸襟。

我認為,近代以來,研究《內經》最具學術特色的是三本小冊子。即余云岫的《靈素商兌》、惲鐵樵的《群經見智錄》和洪鈞老師的《內經時代》。前二者為“科學主義”背景下中西醫論爭的代表性著作,后者是歷史唯物主義宗旨下的《黃帝內經》還原性(中醫理論發生學)研究。

宋·蘇軾《題西林壁》云:“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边@是隱喻從多個角度看問題以期獲得廬山“真面目”的領悟。而且告訴世人,為什么有的人身在其中,卻無法看清廬山的緣故。近來有人取其詩意,采用微畫雕《不識廬山真面目》的圖像化方式,刻畫出從正面、側面,從遠處、近處、高處、低處看廬山的形象,來呈現其各種不同的面貌,從而啟示如何擺脫“盲人摸象”的狹隘。

我在“《內經時代》序后思絮”一文中,解釋了看待《黃帝內經》的三種視角,即仰視、平視和俯視。何謂仰視,即“高山仰止,雖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保ㄋ抉R遷在《史記·孔子世家》中引以贊美孔子:“《詩》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m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保┑幸粋缺點,可能終其一生不得要領,“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焙沃^“平視”,即“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保ㄒ娞啤杜甫有《望岳》三首之一詠東岳泰山)《內經》是中醫學的淵源,各種學派均發軔于此,自有老大自居的氣勢。何謂“俯視”?即將中醫學與其他各種古代醫學相提并論,是門戶之人難以達到的境界。

當然,三種視角并非針鋒相對。比如俯視,必以仰視為前提,雖然今天看來兩千年前的《內經》頗為虛懸,甚至有點不著邊際,但仍然是那個時代最優秀的學者講述的最精彩的醫學故事。試想,如果你處于那個時代,人體和疾病的認識還非常表淺、粗糙的時候,能如此巧妙、如此智慧地運用自然哲學來構建一個超前的醫學體系?其創新能力難道不應該獲得十二萬分的敬意?即使你以循證醫學為工具寫出了當代醫學對某種疾病的診療指南,也不能對張仲景《傷寒論》構筑的辨證論治體系嗤之以鼻,因為1800年前人們對疾病的發生發展還云山霧海,處在混沌之中,我們的這位先賢竟然開啟了辨證論治的臨床思維,難道不是那個時代嘆為觀止的最佳選擇?

(五)學無中西之分,僅有精粗之別

所謂中學、西學,其實沒有非常明確的定義。人們把中國幾千年傳承下來的、直到19世紀為止的文明和學問,叫做中學,實際上是以儒學為中心的道德系統和意識形態。19世紀以后,中國開始跟西方接觸,接受到現代的學術思想,這些學術思想當時就簡稱為西學。

18世紀的時候,英國已經開始走向超級大國了,但是我們的朝廷和民間還是用舊的眼光來看待人家西方。一直到了1840年中國和英國打了一仗,大家知道叫“鴉片戰爭”,在英國叫第一次通商戰爭,他們認為是因為中國拒絕與他們通商而爆發的戰爭。結果中國被打敗了,這個刺激讓中國人刻骨銘心。一個天朝上國被一個蠻夷打敗,不得不令人反省,于是就有了先進知識分子走向現代化的第一步:用新的視角看待西方。

隨之,中學西學之爭出現了。我們知道,在這場爭論中,張之洞提出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贏得了當時朝廷內外知識精英的共識,但之前還有一個人不得不提,他就是馮桂芬(1809~1874)。

馮桂芬是晚清思想家、散文家,曾師從林則徐。道光二十年進士,授編修,咸豐初在籍辦團練,同治初,入李鴻章幕府。少工駢文,中年后肆力古文,尤重經世致用之學。在上海設廣方言館,培養西學人才。先后主講金陵、上海、蘇州諸書院。馮桂芬為改良主義之先驅人物,最早表達了洋務運動中體西用”的指導思想。著有《校邠廬抗議》《說文解字段注考證》《顯志堂詩文集》。

馮桂芬受顧炎武的學術思想影響,十分尊重敬仰顧炎武。凡抵京城,必前往顧炎武祠致祭。馮桂芬自己相信二種操守:第一,是萬鐘粟千匹馬也不能改變他的節操。第二,是私下自謂:不居人之下,在人們眼里,他永遠是個文人學士,不以吏事相許,不憑官位對待他人。他在思想史上的貢獻主要有四點:

1. 較早地提出了系統的變法主張,涉及經濟、社會、教育、政治、軍事、外交等方面。他去世以后,其治國理論如:裁減冗員、精制規則、停捐輸、變科舉、廣取士、廢武科、采用西學、制造洋器等,全都被朝廷甄別、采納,大部分得以施行。

2. 鮮明提出較為全面的“采西學”主張。從“制洋器”起步,提出“采西學”將學習內容從西方的堅船利炮加以拓展。主張在傳統文化的“法后王”后加上“鑒諸國”,不僅要從歷史眼光,更要從世界意識的維度開展變法。特別是其六不如夷說,在近代中國學習西方的思想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3. 以唯善來消解近代化過程中的中西、古今矛盾!胺ㄆ埐簧,雖古先吾斥之;法茍善,雖蠻貊吾師之”。他認為在法里,古今、中西之別都不重要,善與不善才是惟一標準。

4. 比較理智地兼顧理想與現實的關系。雖然他官做的不大,但在京師十多年,且在翰林院,與上層官僚關系密切,有機會了解很多政治具體運作過程的內幕,對他改革思想的深刻性、方案可行性有重要意義。例如在《校邠廬抗議》原稿,馮桂芬有設立“奇才異能科”的建議,但考慮到操作難度,到定稿時刪去。

但是,馮桂芬“唯善是從”的思想并沒有得到后世認同,中學、西學仍然成為民粹主義和科學主義爭論的依據,角力的焦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中學西學之爭又出來了,再一次粉墨登場,綿延至今。

其實,學問作為知識來說,無所謂中西。學就是學,是人類文明共同財富,關鍵是造福于民。所以有中學西學之爭,爭的是背后現實利益,計較的是各自的意識形態。古代希臘有一個畢達哥拉斯定理,但中國古代一個叫商高的人,早就發明這個定理了?梢哉f這個定理不應該叫畢達哥拉斯定理,而應該叫商高定理。但我們不能說三角形的定理是中國的學問,不是西方的學問,或者說西方的學問中國就不能接受。

作為學問或學術,有先后、精粗、正確與錯誤之分,無所謂中西,誰先進就學誰的,這是清末那一代以馮桂芬為代表的先進知識分子的理念。事實上,不論是人文科學、社會科學或者是自然科學,都不歸某一個民族、國家壟斷,即使是最機密的科學;誰能夠掌握,能夠應用,它就造福于誰。

而且,知識是不斷進步的,精細的、準確的知識取代粗糙的、模棱兩可的知識,是現代科學取代古代自然哲學的原因,也是現代科學不斷進步的根本。因為真正的科學,也是在不斷自我否定的過程中進化的,要反映客觀世界真實性,反映事實的真相,并非一蹴而就,也沒有輕易獲得的終極真理,只是通過努力越來越接近它而已。有人說,科學是求真的學問,科學的所有努力,都是求真道路上的長途跋涉:為了認識真相,不斷地否定之否定,沒有永遠不變的理論。

人類的文明史可以簡單地分成兩段。一段是軸心時代的文明,不同的地區在近似的時間段先后出現了古代的四大文明或五大文明。那時候的文明可以用“天馬行空”來描述,先賢們“顧左右而言他”,用事物的表象來推測事件的內在聯系,用取象比類來闡述因果關系,一下子出現了“知識爆炸”的情形。但是,那個時代的學問比較粗糙、不太客觀和精細,用想象的、虛構的聯系來取代事物的真實聯系。到了第二個階段,當人們逐漸具備邏輯思維和受控實驗技能的時候,開始從事物本身以及事件的內在機制尋求因果關系,建立起一整套的現代科學規范,并形成系統的現代科學理論,從此進入到科學時代?茖W時代的特征是,科學理論與應用技術相互支撐、相互促進,出現了科學技術進步的加速度效應,也迎來了工業革命、信息革命的到來。從此,人類社會日新月異,突飛猛進。

人類社會的現代化、科學化是從16世紀開始的,這是人類文明進步的必然選擇。雖然它最早發生在西方,但卻是人類進步唯一道路,而不只是西方的道路。中國的現代化,是從19世紀末開始接觸現代科學為起點的。雖然起步比西方晚,但不能認為現代科學就是西學,它是促使人類進步的共同學問,F實也告訴我們,不論哪個國家、哪個民族,都要從現代科學中獲取社會進步的動力,走現代化這唯一正確的道路。它不是西方的,只是西方早走了一步,獲得了現代科學最先的眷顧,看到了現代科學最早的光明。我們中國人也要走,所有一切后進的國家都要走,故現代科學并非是西方的專利,現代化也不是西方的道路。

當然,中國有中國的特色,每一個國家、民族都有它的特色,不可能大家走向現代化的姿勢一模一樣。但這個特色是第二位的,融入人類進步的光明大道才是首要的。因此,作為學問或知識,它是不斷進步的,各地區、各民族的文明是可以在交流中取長補短,向前發展的,所有的固化都是徒勞的。

結合本文,所謂“懂中醫”,僅僅是阻止“與時俱進”的說辭。試想,許多人做了一輩子中醫,還是“僅知皮毛”,那是不是要人們在汗牛充棟的“中醫”里永遠也別出去?如果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我們又怎能謀求它的與時俱進?其實,屠呦呦離“懂中醫”還相去甚遠,她僅僅讀懂了東晉葛洪《肘后備急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一段話,就取得了劃時代的科技成果。請問要求“懂中醫”的大佬,你們終其一生,能夠明白這段話的涵義嗎?



http://www.higuangyuan.com/blog-279293-1288898.html

上一篇:《從洪荒走來的古代醫學》札記:大綱
下一篇:[轉載]全國第一部《中醫傳播學》正式出版

8 鄭永軍 李宏翰 武夷山 黃河寧 周忠浩 農紹莊 張曉良 崔錦華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50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07017567號-12 )

GMT+8, 2021-6-6 02: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欧美 亚洲 日韩 国产 综合,日本一本大道无码高清,狠狠躁天天躁中文字幕,日本不卡av高清波多野结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