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62i2i"><small id="62i2i"></small></rt><acronym id="62i2i"><center id="62i2i"></center></acronym>
<rt id="62i2i"><small id="62i2i"></small></rt>
<acronym id="62i2i"><center id="62i2i"></center></acronym>
<sup id="62i2i"></sup><acronym id="62i2i"><center id="62i2i"></center></acronym>
<acronym id="62i2i"><center id="62i2i"></center></acronym>

lqs321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www.higuangyuan.com/u/lqs321

博文

官場中的學者 精選

已有 33301 次閱讀 2021-5-10 06:43 |系統分類:觀點評述

官場中的學者

 

劉慶生

(中國地質大學,武漢)

 

經?吹竭@樣的現象,一些大學教授,尤其是理工科教授一旦獲得一些學術榮譽稱號就被所在單位或上級部門“相中”安排到一些管理部門擔當重任,這些管理部門主要涉及政府機構、大學與科研院所。這種安排常常通過媒體宣傳為重視人才。在大學這些知名學者被冠以“雙肩挑教授”。他們的主要時間和精力都要放到自己以前并不熟悉的行政管理崗位上,原來的本職工作教學與科研只能屈居第二。繁忙的“雙肩挑工作”給這些知名教授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有人向我坦言,繁忙的行政工作消耗大量精力和體力,周末抽點時間看文獻,思考一點科學技術問題,以及和研究生討論有時顯得力不從心。人的時間和精力總是有限,所以,這些“教授領導”往往無法享受他們自己和家庭的正常生活。長此以往,疾病向有的人敲起了警鐘,有的人因各種原因無奈英年早逝,讓他的親友倍感悲痛。這樣的悲情事件在我們的媒體和網絡上累見不鮮。

當下我們大學內部一些管理部門(科研,教務,研究生,人事,國際合作等)的領導大多數由相關學科帶頭人擔當,這在國內外基本屬于共識,當然,在歐美國家的大學屬于學術共同體性質,院系領導所“管”事情有限,所以,沒有太多當官的味道。我在以前相關文章中談到,學術單位不同于政府機構的管理性質,兩類機構之間最大區別在于,學術機構的管理主要屬于服務性質。因為,這些機構中的主體成員(指教師和研究人員)通常具有高等教育經歷,擁有較為豐富的知識學習過程,他們一般具有較強的認知能力和水平。通俗地說,那些處在一線的大學教授們對大學職能的理解并不比上級領導懂得少。這就是為什么民國時期會出現大學校長對上級領導來校視察采取不屑一顧的態度。大學中一些羈傲不遜的知名教授不但不會受到那些開明領導們的擠兌,反而對他們尊敬有加。因為,校長們心里清楚,這些知名教授才是大學的脊梁,是創建一流大學強有力的人力資源保證。正如民國時期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先生的至理名言:“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校長就是為教授搬椅子的”。  

誠然,基于文理兼通理念,有的理工科教授官員能夠在較短時間內通過學習適應相應的行政管理工作,并在這些崗位上盡情施展自己的才華。因此,無論是安排在政府機構還是學術機構的理工科教授擔任行政職位,沒有什么值得非議,這是歷史必然。當然,在這些理工科教授官員中確有一部分人具有濃濃家國情懷,他們想在這些行政管理職位上展示他們的管理與服務才華,為政府機構踐行“為人民服務”或為大學創建“一流”做貢獻。學術機構中也許有的學者型官員認為,戴上了一頂行政官員帽子,可以為他們積累更多“人脈”,獲得更多資源,為培養高質量的學生和產出高水平的科技成果提供強有力的物質保證。當然,也不排除有的榮譽稱號人才當官只是為了滿足一點人們與生俱來的“虛榮心”和“成就感”,體現了我國數千年歷史文化傳統中盛行的“學而優則仕”理念和價值觀。這種中國特色的仕途文化傳統深入人心,一直延續至今。因此,教授想當官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曾經和一些學問出色的學者坦誠我對官場的認識,提醒他們不必向往官場,如果你有真才實學,大多數機構的領導一定會對你倍加尊敬。即使碰到個別“我是代表政府來管你們的”領導,你還可以通過合理合法“流動”到你中意的單位工作。最近網絡上流傳一所大學出走7位均有榮譽學術稱號的院長也許屬于這種情況。此外,我們有的青年學者屬于典型的學問中人,并不具有出任政府官員或大學管理崗位的“資質”,如果非要“勉為其難”擔當其任,勢必給他們的身心健康帶來負面影響。一位學校領導對我說,學校在聘任學者擔任行政領導時一般會征詢學者本人意愿,絕不勉強。顯然,我的多位在國際學術界享有較高聲譽的忘年交朋友,他們潛心學問,心無旁騖地“做自己的科學研究”(我的一個科教公益報告題目),日子過得也很瀟灑。

我們并沒有從歐美那些世界名校的校長中看到多少諾貝爾獎獲得者,甚至院士也不多見。那些名校的校長遴選比較務實,他們需要真正懂得高等教育管理服務的專業人士,盡管他們中也有少數理工科知名教授,但是似乎以人文社會和管理科學出身者為多數。這些教育大家許多治學理念享譽世界。例如劍橋大學校長樂思哲:大學要為教授提供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讓學者從容選擇;讓他們為學校的知識體系做出貢獻;一個大學不是由行政人員組成,而是教職員工,管理上的獨立是劍橋學術繁榮的核心。享譽全球的教育家1993-2013年出任耶魯大學校長的理查德.萊文:大學不教知識和技能,卻能讓人勝任任何學科和職業,自由地發揮個人潛質、自由地選擇學習方向、為社會、為人類的進步做出貢獻。這些大學校長普遍認為,大學的學術管理應當交給教授們自己,各級領導對教授主要屬于是服務,而不是管理,更不會在教授們面前展示他們的“威嚴”。校長們的主要職能之一的“為學校找錢”能力通常并不是那些理工科教授的長處。當然,我國大學的經費絕大部分依靠政府財政,包括那些變相財政經費(學校牌子越大,這類經費越多),即使我國那些名校個人私募經費所占比重平均每年也可能不會超過10%。

美學家朱光潛說:"有許多在學問思想方面極為我所敬佩的人,希望本來很大,他們如果死心塌地做他們的學問,成就必有可觀。但是因為他們在社會上名望很高,每個學校都要請他們演講,每個機關都要請他們擔任職務,每個刊物都要請他們做文章,這樣一來,他們不能集中力量去做一件事,用非其長,長處不能發展,不久也就荒廢了。名位是中國學者的大患。沒有名位去掙扎求名位,旁馳博騖,用心不專,是一種浪費;既得名位而社會視為萬能,事事都來打攪,惹的人心花意亂,是一種更大的浪費!胖畬W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凇疄槿恕c‘為己’的沖突中,‘為人’是很大的誘惑。學者遇到這種誘惑,必須知所輕重,毅然有所取舍,否則隨波逐流,不旋踵就有沒落之禍。認定方向,立定腳跟,都需要很深厚的修養"*。他的話很有道理。

*引自“寫論文的體會”,范洪義,2021年4月2日科學網

2021年5月10日發布科學網 




http://www.higuangyuan.com/blog-673617-1285776.html

上一篇:再議大學課堂教學中的學生評教
下一篇:基礎課程教學要為高水平大學建設出力

32 張學文 呂健 檀成龍 王安良 鄭永軍 曾杰 范振英 鐘定勝 張曉良 代恒偉 武夷山 李劍超 農紹莊 姚偉 史曉雷 葉春濃 孟佳 周忠浩 聶廣 尤明慶 王明 陳明曉 郭戰勝 王啟云 周阿洋 劉立 曹俊興 彭振華 湯茂林 徐志剛 杜占池 鄭強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4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京ICP備07017567號-12 )

GMT+8, 2021-6-1 22: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
欧美 亚洲 日韩 国产 综合,日本一本大道无码高清,狠狠躁天天躁中文字幕,日本不卡av高清波多野结衣